您好,歡迎訪問襄陽博亞精工裝備股份有限公司官網!

行業資訊

寶鋼300萬噸產能將外遷引發各地政府爭搶

發布者:admin 日期:2015-09-06 14:49:35

   “鋼鐵業正從各級地方政府眼中的‘香餑餑’變成遭到全面圍剿的‘臭豆腐’。”在寶鋼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徐樂江看來,中國的鋼鐵工業實現轉型必須要邁過資源環境這道坎。

   這段形象的描述出自徐5月8日在第七屆中國國際鋼鐵大會上的主題演講,事實上,各地地方政府對于引進這個“臭豆腐”仍然熱情高漲。

與上述這段“臭豆腐”論相映成趣的是徐在演講中對寶鋼鋼鐵產業布局調整的闡述,徐稱,寶鋼將減少上海地區至少300萬噸產能。

這是寶鋼高層為數較少的在公開場合表示要外遷部分產能的發言,上海市政府相關主管部門也向本報記者間接證實了部分內容。

在6月7日的上海市政府例行新聞發布會上,上海市經信委副主任尚玉英在回應本報記者有關上海鋼鐵產業結構調整的問題時說,上海會對石化和鋼鐵的產能進行進一步的控制,“十二五”期間“應該不會再批新的生產線給鋼的產量”。

對于上海方面的這一表態,國家發改委區域規劃專家咨詢組成員朱榮林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寶鋼產能的轉移符合目前上海的經濟邏輯,“也是上海城市功能定位和經濟轉型的必然要求”。

據本報不完全統計,江蘇、福建、廣東、浙江、新疆等被列入寶鋼產業外遷的遷入地,涉及到不銹鋼、特鋼、普鋼等多個產業項目,且多個地區先后與寶鋼接洽溝通承接產業轉移事宜。

中國工程院副院長、寶鋼集團外部董事干勇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亦證實,300萬噸產能的外移主要是指寶鋼與上鋼、梅鋼實現重組之后納入旗下的原上鋼一廠、上鋼三廠和上鋼五廠。

不過,和首鋼不同的是,寶鋼整體外遷可能性不大,且外遷將會持續較長的時間,“預計在未來十年內”。

對于寶鋼產能外移的路線圖和時間表,徐在演講中并未有明確的指向。徐的表述是,寶鋼將借助上海產業結構調整的契機,利用湛江鋼鐵項目和八一鋼鐵南疆項目新建的機會,遷移上海地區的部分產能,時間“預計在未來十年內”。

關于這300萬噸將涉及寶鋼的哪些業務,徐也未在演講中提及,官方數據顯示,寶鋼如今共有4000多萬噸產能。

“如果是將寶鋼在上海的能力減少,而在其他地方的能力增加算作寶鋼產能外移的話,寶鋼外移的產能可能不止300萬噸。”一位接近寶鋼的人士透露說。

干勇則詳細地闡述了這300萬噸項目具體情況:300萬噸的外移主要是指寶鋼與上鋼、梅鋼實現重組之后納入旗下的原上鋼一廠、上鋼三廠和上鋼五廠。

盡管寶鋼官方尚未正式公開上述消息,但多位寶鋼不銹鋼事業部的員工告訴記者,前身為上鋼一廠的寶鋼不銹鋼生產線將在未來的3-5年搬出上海已不是秘密。

根據上海市政府官網資料稱,以一鋼現有占地為基礎的不銹鋼制造中心是繼寶鋼股份區域之后的第二塊鋼鐵精品生產區域,僅不銹鋼生產能力就高達150萬噸。

本報記者多方了解到,不銹鋼事業部的去向目前并沒有公開的說法,但多位接近寶鋼的人士向記者透露,不銹鋼業務會有一部分遷往福建,“可能還會有一部分遷往寧波”。

而與不銹鋼事業部同樣位于寶山區吳淞工業區內的寶鋼特鋼事業部也同樣面臨遷移。一位接近寶鋼的人士對本報記者稱,這個前身為上鋼五廠的事業部搬遷后,將放置在江浙一帶。

與上述兩個事業部可能發生的直接遷移不同,上鋼三廠在重組后的遷移路線更為曲折。

為了給上海世博園讓路,寶鋼旗下的浦鋼(即原上鋼三廠)早在2006年就搬至上海羅涇。當時寶鋼羅涇工程上馬了號稱全球最大的COREX熔融爐項目(又稱“熔融還原煉鐵裝置”),兩套COREX設備每年產能為300萬噸。

盡管2號COREX于去年才投產,但是今年3月份,寶鋼股份羅涇COREX爐及配套社會搬遷項目已然開始招標。從招標公告中看,羅涇項目將搬遷到寶鋼集團位于新疆的八一鋼鐵廠區內,完工時間為2013年10月1日。

事實上,去年全國“兩會”期間,寶鋼集團新疆八一鋼鐵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趙峽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曾透露,八鋼粗鋼產能將由700萬噸增至1000萬噸,新增產能都將采用COREX工藝。

趙峽當時謹慎地表示,這還處于規劃階段,是一個設想,而一年之后,這個設想似乎就隨著羅涇項目搬遷的招標照進了現實。

“此外,還有一兩百萬噸的普鋼也會隨著湛江項目的獲批而轉移到湛江去。”干勇補充道。

這就意味著寶鋼的特鋼、不銹鋼、普鋼將陸續被遷往江蘇、福建、廣東、浙江、新疆等地,一定程度上,這也是上海市方面所愿意看到的。

外遷動力:上海調結構與寶鋼自身調結構使然

按照徐樂江的說法,寶鋼產能遷移與上海產業結構調整密不可分。

徐在演講中提到,“上海要從一個傳統的制造中心向以服務業為主的四個中心轉型,鋼鐵等傳統重化產業面臨著極大的生存壓力。”徐樂江說。

這一點也得到了上海方面的證實,尚玉英在上述新聞發布會上回應本報說,上海市會對石化和鋼鐵的產能進行進一步的控制,“十二五”期間“應該不會再批新的生產線給鋼的產量”。

這一調整的思路也被列入寶鋼所在地——上海寶山的“十二五”規劃中,規劃指出“十二五”期間重點結構調整的區域就包括上鋼一廠和上鋼五廠所在的吳淞工業區,這一區域將逐步建設為融生態景觀、商業商務、居住休閑等功能為一體的上海北部現代化城區。

朱榮林認為,上海國家大都市的定位要求單位面積有更高的產值,“并且服務型的產業輻射半徑比生產型的半徑要大,寶鋼的產能遷移實際上也是上海‘騰籠換鳥’的過程”。

事實上,這一“騰籠換鳥”的舉動也為寶鋼爭取到了下一步發展的資金。根據《寶山鋼鐵股份有限公司〈關于出售不銹鋼、特鋼事業部相關資產的議案〉的補充公告》,寶鋼在吳淞地塊5.7平方公里(8564畝)的土地評估值高達98億元,增值75.4億元,增值幅度為3.34倍。

與此同時,促使寶鋼外遷部分產能的一個更為直接的原因是鋼鐵作為能耗大戶的事實。去年10月,徐樂江曾在公開場合表示,每年生產2700萬噸鋼鐵消耗的能源,占上海總能耗的18%。

這對于上海而言,日益艱巨的節能指標也讓其不得不考慮鋼鐵行業在上海的布局。

“轉移出去300萬噸盡管只是寶鋼在上海總體產能的一小部分,但是也為上海的節能降耗留下了的空間。”“我的鋼鐵網”高級咨詢師汪建華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說。

汪同時表示,即使上海沒有節能環保的壓力,寶鋼的領導層決策時,也會從寶鋼在全國的布局出發,考慮產能的轉移,而環保壓力加速了這一決策。

“鋼鐵行業有一個需求半徑,盡管上海的輻射能力很強,但是寶鋼再繼續發展的話,也要從其他的區域布局考慮。”汪建華說。

而從寶鋼自身發展來看,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計劃遷移的產能亦是寶鋼自身發展的包袱。

以羅涇的COREX項目為例,盡管當初對這套設備的引進是因為其流程短、污染低的優勢,被認為是寶鋼創建環境友好型企業的一項重要舉措。

但是在實際運行中,COREX爐的能耗和成本遠高于高爐煉鐵。“這個項目在上海不賺錢,但是如果遷移到新疆去,就可以借助資源的優勢降低成本。”干勇說。

為此,2011年,寶鋼股份已將這兩塊相關資產向寶鋼集團出售。干勇認為,通過產能轉移把這一部分虧損的業務甩出上海,也將對寶鋼自身的結構調整起到重要作用。”

各地爭搶“臭豆腐”:整體外遷可能性不大

現實中,徐樂江所稱的這塊“臭豆腐”受到了各地的普遍歡迎。

對于產能的外遷,寶鋼在之前已經有所布局,就不銹鋼業務而言,位于浙江寧波的寶鋼控股企業寧波寶新不銹鋼有限公司已經成為寶鋼不銹鋼加工的重要組成部分。

而在去年3月,寶鋼集團與福建省人民政府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同時寶鋼德盛不銹鋼有限公司也在福州揭牌成立。

根據協議,寶鋼將在福建建設全球最大的綠色不銹鋼產業生產基地,在“十二五”期間實現400萬噸以上不銹鋼產能。

而今年5月,寶鋼廣東湛江項目的獲批,也將使得寶鋼普鋼業務的南遷變得極為便利。

在汪建華看來,對于遷入地的選擇,首先會考慮是否有需求缺口,比如新疆與湛江的選址即能明確地反映出這一因素的影響。

“還有就是在原有的區域基礎上,寶鋼也已有發展的規模,可以在這個規模上,通過產業轉移繼續做大。”汪分析說,“新疆是如此,寧波也是如此。”

另外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要有就近資源,“比如說福建有豐富的鎳,這正是發展不銹鋼業務的原料。”汪說,“如果是兼而得之的區域,在遷入地的選擇上也會更具優勢。”

因此,各地普遍在爭奪寶鋼外遷項目,以南通為例,江蘇和南通方面就主動對接寶鋼,因此,2010年,寶鋼集團投資100億元在南通海門投資建設的海寶工業園項目啟動。

作為寶鋼集團在外投資的第一個工業園項目,海寶工業園項目將重點發展鋼材加工配送服務和現代物流基地、鋼材延伸加工等相關項目。

時任海門市委書記的曹斌曾表示,寶鋼項目的落地對海門經濟結構調整、總量的擴張、產業結構提升及海門對外知名度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這也是各地地方政府所看重的,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佛山、蘇州、青島、沈陽等地都已有寶鋼的項目落地,而山東、河南、廣東等地亦有招商隊伍先后與寶鋼接洽。

對于地方政府而言,寶鋼顯然是個大寶藏,不過,據本報了解,盡管徐樂江曾表示首鋼的現在就是寶鋼的未來,但是目前來看,寶鋼整體外遷的可能性依然不大。

朱榮林認為,對眼前來說,上海依然有GDP指標的壓力,并且寶鋼作為高端制造業的代表,可以通過轉型來迎合目前上海的經濟邏輯。

且寶鋼部分產業轉移過程中存在的人力資源缺乏、轉出地人員安置等挑戰也不容忽視。

汪建華說,留在上海的人員可以通過寶鋼集團內部空間安排消化,但對于要跟著產能遷走的人還是需要動員,本報記者在位于寶鋼不銹鋼事業部附近的寶鋼家屬院采訪時也印證了汪建華的判斷。

在寶鋼不銹鋼事業部工作的一線工人李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目前寶鋼不銹鋼事業部的工人大多有十年以上的工齡,處在非常尷尬的時間段。

由于正式的搬遷方案還未確定,與之配套的安置方案也只能是職工的猜測。“跟著走也舍不得家業,不跟著走也不知道自己未來會干什么。”李軍說,“感覺非常迷茫。”

不過,部分項目外遷已是必然,但這也需要時間,按照徐樂江的說法,“預計在未來十年內”。


 
姓名:
*
電話:
 
E-mail:
 
留言標題:
*
留言內容:
*
   

聯系我們



地址:湖北省襄陽市高新技術開發區天籟大道3號 
電話:0710-3331851
傳真:0710-3256426
郵箱:
[email protected] 
網址(Website):
http://www.izlsvq.live/  


? 2015 Baidu
100 米

版權所有 襄陽博亞精工裝備股份有限公司[email protected]     鄂ICP備05006848號-1    技術支持: 湖北七維 后臺管理

吉林11选5基本走势图 江西快三买了就不出 贵州11选5在线人工计划 2017年种香蕉赚钱吗 微信捕鱼达人怎么充值卡充值不了 15选5 棒球比分网雪缘 jdb电子投注网址 广东快乐十分官方下载 下载江西快3 海南飞鱼 分分彩包胆聪明玩法 湖南永州麻将怎么打 琼崖海南麻将二维码群 大富豪手机版官网 江苏7位数几点开奖 雪缘园体球网